食用豆暴涨可能性小 盲目赌市或是梦一场

(来源:粮油市场报 发稿时间:2018-10-11 阅读次数:57)

 

国庆长假期间,各地新豆集中上市,沿淮产区豫东的永城、鹿邑、淮阳及安徽的阜阳、亳州、淮北、宿州等地大豆因受灾程度较重,或减产一半还多,且商品性明显较低;而河南周口的扶沟、西华和许昌、漯河等地市的大豆品质和产量均较好。短短一周时间,灾情较重地区的收购商纷纷涌入优质豆区,大量采购并运回囤积,产区外销明显低于内销,加剧了生产成本,助推产区价格走高。

受此影响,苏北豆区价格坚挺,山东、河北上市行情日渐走高,最早上市的湖北因收购量少而价格明显反弹。本周,外部资金流入参与赌市的群体增加,价格上涨趋势依然难以“刹车”,但外围产区上市总量陆续增加,上涨幅度将受到明显抑制。 

灾情推高行情  产区豆源“漫游”

河南东部及安徽沿淮以北地市的大豆在生长期经历了高温“热害”和强降雨带来的水灾,绝收面积较大,有收成的地块单产也下降一半,且商品性大幅降低。而河南周口、漯河、许昌大豆上市时间早于受灾地区,加上国庆假期前后持续晴好天气,大幅提升该范围的商品豆质量,水分明显达到安全值,吸引灾区收购商集中介入。

这种现象“见怪不怪”,因灾情较重地区收购商“仓空钱闲”,在当地有钱也买不到好豆,不如提前介入拉回待价。短短几天,优质豆产区活跃的散粮车队日渐增加,产区“车等粮”现象普遍,导致质量下降、价格上涨。

9月底上市的豆源质量较好,产区收购商也较谨慎。比重筛、增压比重筛等设备明显增加,尽力提升质量,当时装车价仅3860~3900元/吨,市场仍较挑剔。国庆长假期间,豫东及安徽豆区的收购商大量入市,散装车辆优先,散粮价3960元/吨也有“接单”。直至10月7日,河南扶沟、许昌、漯河地区的散粮装    车价已攀升到4040~4080元/吨,袋装价4100~4160元/吨。

由于当地运能不足,运输费用大幅攀升,由平时的80~100元/吨涨到100~140元/吨。产区豆源“一出一进”,“漫游”成本将增加200元/吨。

正常情况下,市场需求拉动豆价上涨,而目前这种涨价是产区内推高的。这类豆源流出后,在市场报价产生利润时才会流通,产区收购商和农户的惜售心理明显增强,“越涨价越有人买”加重了待价情绪,致使产区豆源入市减少,其供应链将明显拉长。

优质豆产区收购商的优势将胜过外围“倒购”商,当“倒购”豆源卖到4300元/吨时才有利润,而产区卖4200元/吨利润就很可观。不过市场短期内选择空间宽松,随着时间推移,各地价格或在10月底企稳。   

种植面积扩增  优质豆源“互补”

部分地区灾情显露,加之预期中美贸易摩擦将导致进口大豆出现缺口,增强了赌市情绪,但食用豆加工总量并未大幅增加,而是延续去年的低消耗状态,市场有充足的豆源供应,虽然部分地区出现严重灾情,但生产总量并未出现缺口。      

湖北产区面积扩增,加上天气较好,优质豆源可供量比去年增加2倍,虽然目前流出总量占总产的60%,但中晚豆主流价格多在4100~4200元/吨之间,仅比之前略有上涨,与沿淮地区相比,南下运输优势明显。

河南除沿淮地区面积稳中略增外,黄河两岸的大豆面积明显扩增。由于扩增区域多为玉米改种大豆,单产400斤/亩以上的田块较多,且籽粒饱满,商品性较好。因入市采购群体较少,这些地区的价格优势明显,但筛选设备陈旧,需二次加工,其价格优势被“冲抵”。上周末,该区域散粮上车价多在3900元/吨左右。

近两年山东、河北大豆面积大幅增加,由前几年的食用豆需求大省,发展到除满足当地需求外大量向南方市场输出之列。上周,产区大豆已陆续上市,其价格变化与沿淮地区相似,装车价由3900元/吨一路上涨,目前产地净粮上车价在4000~4100元/吨之间,由于沿淮地区入市主体偏多,价格仍处波动期。

苏北产区质量较好,价格始终偏高,在去年稻谷价格大幅下跌后,今年稻改豆现象明显,面积同样增加,新豆上市后,质量与价格一直超前,主流行情在4480~4800元/吨之间,跨度较大,部分品种甚至达5000~5100元/吨,依然有市场需求。

安徽北部灾情偏重,而皖南的安庆地区棉改豆已持续多年,该地区豆源质量较好,优质豆价格为4000~4200元/吨,质量特别好的品种4300~4360元/吨。

综合分析,今年关内各地优质豆源总量不会低于去年,受灾地区减产的数量被其他地区增产所补充。不过由于生产成本提高,目前沿淮地区的大豆价格仍处低位,还有上涨空间,但仅会出现阶段性上扬。

产区赌市要有度,莫以为中美贸易摩擦导致进口大豆缺口会体现在食用大豆上,食用豆价格出现暴涨的可能性较低。笔者认为,本年度末沿淮地区大豆价格超过4400元/吨的概率偏小,下年度第一季度或出现最高价,当4700元/吨显现后需观察外因作用。     

东北质量下降  优劣价差“分明”

东北因部分地区受早霜影响,灾区这类豆源质量已无法满足食用豆要求,大部分未受早霜的区域,因后期降雨偏多、光照不足,许多品种蛋白含量明显下降。由于陈豆有一定余量,加上质量优于新豆,市场仍有商户倾向于采购陈豆。

新豆市场流通虽然较少,但产区贸易商收购热情依然较高,因灾情致使商品豆总量减少,低蛋白豆源和油用豆源比例较大。许多收购商根据自身资金和仓储能力,选择“抓两头、放中间”的方式,即重点增量存储高蛋白商品豆和低成本、高效益的油豆。由于普通蛋白豆源充足,加上价格短期难以取舍,在企业尚未入市的情况下,收购商暂时放弃收购。

国庆长假前,产区个别企业三等豆入库价为3600元/吨,使收购商对不同等级的豆源价格有了参考依据。优质产区的商品豆蛋白含量多在40%以上的,毛粮收购价在3400~3500元/吨之间,收购积极性较高,但由于豆农多关注国家轮换豆收购动态,许多豆农滋生待价现象。而这一现象在集中收获期体现,对当地收购商的压力也明显减缓。

由于产区豆源质量差异较大,不同需求主体在假期过后,会对产区质量和价格作出评估,入市主体将明显增加。等外豆源因进口总量下降,加上其价格低廉、流向明确,蛋白企业在关内豆价格上涨后入市概率较小,采购东北豆可能性较大。国储轮换豆收储可能在10月中旬启动,今年东北产区大豆质量各异,收购商操作反而比去年容易,因去年优质豆源占90%,全部作商品豆市场难以消化,而作蛋白豆其收购价难与企业价格对接。

东北产区豆源有了“定向”需求主体后,优质商品豆压力明显减小,受关内价格影响,市场倾向于选择东北豆,东北地区商品豆行情变化将略晚于关内,进入11月上旬,优质高蛋白商品豆将显现上涨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