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策调控不缺粮源 夏收麦价将在合理区间

(来源:南方小麦网 发稿时间:2021-06-01 阅读次数:104)

 

 小麦价格温和适度上涨符合政策预期,但大幅、异常波动也是政策所不允许的。我国小麦供需状况相对宽松,政府对市场的调控既不缺粮源,也不缺手段,预计夏收期间麦价仍将在合理区间运行。

2021年的夏收注定将不平凡。夏收伊始,由于南方麦区部分地区遭遇强降雨等不利天气,小麦出现不同程度倒伏、出芽,新收小麦不完善粒超标,呕吐毒素较高,小麦质量堪忧。与此同时,出于对新季小麦产情的担忧,陈麦重获青睐,一些厂家纷纷补建陈粮库存,陈麦价格出现反季节上涨行情。市场监测显示,截至5月末,全国小麦主产区市场交易均价为2550元/吨,较上月同期上涨28元/吨,较上年同期上涨170元/吨。

新麦收购价格普遍高开

进入5月中旬以来,南方麦区部分地区新麦已陆续收获上市。目前,湖北黄梅、武汉等地,安徽安庆、铜陵等地烘干粮装车价1.16~1.20元/斤,赤霉粒占比多在10%以上,价格同比上涨0.075~0.10元/斤不等。据市场反映,虽然上市小麦质量不佳,但价格普遍高开。

随着新小麦收获范围扩大,近期华北地区一些大型制粉企业新小麦收购价格较去年高开0.10元/斤左右。目前河北大名五得利收购价为1.28元/斤,深州五得利为1.285元/斤;山东东明五得利为1.275元/斤,禹城五得利为1.28元/斤。

业内人士认为,由于前期南方小麦收割时遭遇极端天气影响,新麦质量不容乐观。品质较差而价格不低,性价比总体不高,随着后期新麦上市量不断增加,麦价不排除出现小幅调整的可能。

与此同时,正因为这部分小麦质量偏差,不达标无法进入储备企业及制粉企业,市场议价能力较低。而高质量小麦因其稀缺性而更受市场追捧,品质间价差分化也将更为明显,小麦优质优价的市场效应将充分体现。

由于预期小麦价格高开,加之新麦品质不确定,上周江苏宜兴竞价采购2021年小麦,底价2560元/吨,继续流拍,据悉本周采购已将底价上调至2600~2640元/吨。随着新麦上市增加,预计竞价采购成交率将不断提升。

陈麦上涨空间或已有限

由于今年南方部分地区小麦质量受损,加之新麦价格高开,当前市场陈麦无论是在水分还是在品质上都优于刚刚上市的新麦,因此,陈麦行情依旧保持相对强势。

当前,河北邢台容重780g/L、水分13%的2020年产小麦收购价为1.28~1.31元/斤,山东德州1.285~1.33元/斤,河南濮阳1.27~1.30元/斤,江苏淮安、安徽亳州1.26~1.30元/斤,均较前期上涨0.02~0.03元/斤。

由于当前湖北、安徽部分上市地区新麦质量偏差,政策性小麦停拍后,储备小麦轮换及贸易粮销售持续活跃。近日,中储粮山东分公司投放2017年至2019年小麦49696吨,全部成交,其中菏泽、枣庄小麦成交价达到2650元/吨左右。

山东嘉粮粮食贸易有限公司计划销售小麦3464.59吨,全部成交,成交价格为2600元/吨;济宁市第二粮库有限公司计划销售小麦3549.117吨,全部成交,成交价格为2640元/吨。

业内人士分析,近期陈麦价格不断上涨,主要原因是市场担忧新小麦产情,预计后市继续上涨的空间将会有限。目前,华北市场陈麦到厂价为1.28~1.33元/斤,新小麦为1.27~1.285元/斤,新陈麦价差不大。随着后期新麦大规模收获,加之质优小麦大批量上市,新陈麦价将逐步对接。

麦市供需整体并不缺粮

首先,我国小麦市场整体供需相对宽松。据有关机构预测,2020/2021年度期初结转库存为3242亿斤,新增供应量为2560亿斤,消费总量为2598亿斤,年度缺口为38亿斤,不过期末库存仍高达3204亿斤。虽然年度供需呈紧平衡状态,但整体供需仍相对宽松。自上年以来,由于玉米价格高位运行,玉米、小麦价差拉大,小麦饲用替代优势明显,小麦进入饲用及工业领域数量增加。尽管政策性小麦消化库存较快,但据统计,目前国家临储小麦剩余库存量仍在4700万吨左右,绝对数量处于较高位置。

其次,局部小麦受损难以影响供需大局。今年小麦上市初期,南方部分地区由于遭受异常天气影响,小麦质量不高。但从整个主产区来看,大部分小麦长势较好,丰产预期较强。有机构预计,今年冬小麦播种面积同比增加300万亩左右,产量将达到1.35亿吨,比上年增加0.6%。因此,笔者认为,今年主产区局部小麦产量、质量的受损还不足于影响未来市场的供需大局,小麦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格局仍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。

另外,国家政策性小麦暂停拍卖活动,主要还是给新麦收购腾出市场空间。后期一旦小麦市场价格超出政策预期范围,特别是新麦市场出现抢粮大战、价格大战,最低收购价小麦的重新挂拍也会理所当然。

政策调控预期不断加强

近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要突出重点综合施策,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,遏制价格不合理上涨,保持经济平稳运行。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《“十四五”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》,要求健全重点商品监测预测预警体系,加强粮油肉蛋菜果奶等重要民生商品价格调控。

全国夏粮收购工作会议指出,今年小麦收购形势复杂多变,各级储备小麦轮换收购不仅要完成轮换任务,还要引导市场。中央和地方各级储备要把握好轮换和增储节奏力度,避免在粮源紧张时与市场“抢粮”,更不能带头“抢粮”,必要时可加大轮出力度,释放明确调控信号。

农发行2021年夏季粮油收购信贷工作会议要求,作为政策性银行,要坚持政策导向,按照国家政策要求及时调整信贷策略,把握好贷款投放节奏,既要及时足额保障政策性收购资金供应,又要避免企业使用农发行信贷资金入市抢粮,抬高粮价,将执行政策、服务调控、支持收购、引导市场、防控风险统筹考虑,协同落实。

整体上看,国家对小麦市场的调控既不缺粮源,也不缺手段,市场基本面和政策面均不支持作为口粮的小麦价格出现异常、大幅波动。

因此,提醒各市场主体切实把握好收购时间和节奏,切忌存有抢粮赌市心理,切莫盲目追高小麦价格,防止疯涨过后承担较大的市场风险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