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北豆价创新高 “热浪”过后防“寒潮”

(来源:粮油市场报 发稿时间:2021-11-11 阅读次数:50)

 

  近期,国内大豆市场“火爆”,各地贸易商相互抬价抢购,市场报价一日多变,国储收购价成为东北大豆的底部支撑,而高价使得销区经营商陷入观望,后期进口豆或逐渐增多,防止豆市转“冷”。
    上周,国内大豆市场可谓“十分火爆”,国储高溢价拍陈、再高价收新的举措,点燃了其他入市主体高价抢购的热情,而各区域贸易商更是不甘示弱,相互抬价抢购,市场报价也是一日多变。
    连盘豆一期货主力合约一路飙升,周五最高冲至6550点,令许多持豆主体惊叹,然而,夜盘收于6357点,削弱了那种“6600点”指日可待的兴奋劲儿。
    国储收购价已成为东北豆底部支撑点,贸易商毛粮收购价已超过国储三等净粮入仓价;黑龙江讷河粮食集团最高6100元/吨的收购价已成为商品豆市场的“参考价”,而期货市场行情成为大豆市场暴涨的“助燃剂”。
    国储因收购陷入困境,为确保轮出轮入合理运营,11月10日重启双向竞价模式,以5850~5880元/吨的底价,投拍45471吨产于2018、2019年的国产东北豆。因现货价格较高,补收新豆难度较大。预计本轮投拍远不及单向拍卖的成交率,流拍率或远大于成交率。
    高昂的蔬菜价格,令居民和大型食堂明显增加豆制品需求,但终端市场的豆源经过快节奏补给后,其刚需稍有减弱。许多经营商欲补货建仓,由于南北产区价格共振,大幅上涨的产区价格和高昂的运输成本,使得入库成本远大于现行售价,补库意向转为观望。
    豆价推高运能降
    东北“旺火”需“抽薪”
    东北产区持续追涨,源于国储拍卖高溢价成交和高价收新,而黑龙江讷河市粮食集团高出国储价格“一大截”的收购信息,形同“火上浇油”,激发了贸易主体的抢购热情,而此时豆农更加惜售,价格越高越收不到豆,贸易商超前向市场报价。现货市场的情形引发豆一期货迅速活跃,一直在6200点徘徊的2201、2203合约大幅上冲,上周五冲高至6550点后受阻,夜盘大幅回调到6357点。
    上周末,期现共振效应稍有减弱,许多贸易商期待本周期货会再创新高。但由于铁路运能压力较大,汽车运输成本在燃油上涨后,运价比正常时上涨25%~30%,水运费率在原来已经高企的基础上进一步上调10%~15%。大豆现货报价日益上涨,蛋白含量39%~40%的普通塔选商品豆装车报价6200~6260元/吨,蛋白含量40.5%~41%的装车报价6300~6360元/吨,优质高蛋白品种或分离的大粒(7.0圆孔)高达6400元/吨以上,且有许多贸易商仍在看高,而现货流通却明显减少。
    销区市场与产区现行价格倒挂幅度较大,导致终端买涨热情下降。中国大豆网调查数据显示,哈尔滨铁路局从11月1日至5日,向关内各地输入的大豆分别为15900吨、8520吨、12420吨、14280吨、8100吨,由此可以看出,不仅运能压力带来出货不稳,其中也有大豆价格波动而影响购销节奏的变化。     
    鉴于东北产区的豆市现状,以致国储难以正常轮换收购,11月10日双向拍卖后会不会暂停收购、或因流拍量大而继续用单拍增加有效供给很难定论。
    建议东北贸易主体适当缓解过分追高的情绪,国产豆涨得越高,将会给未来的进口豆进入食品市场留下较大的空间,最终会形成“国产豆搭台、进口豆唱戏”的局面。上周期货市场豆一大幅走强,而豆二却持续下跌。正常情况下,12月份进口大豆到港量将日益增加,对国产大豆将造成明显冲击。因此,东北产区应借冬季需求高峰,尽可能逢高出货,那种“涨不言顶”的心理应适当松动。
    相互追涨更惜售
    关内“快马”暂“歇蹄”
    东北物流受限,运价涨幅较大,大豆更是“一天多价”。而关内各地铁路运输虽有限装的局或站(点),但偶尔会解除;陆路运输费用仅上涨8%~10%,在东北豆价上涨过程中,销区市场进入关内各地采购豆源。而随着关内各产区流通量增加,收购主体也快速提升收购价,但各区域收购量均明显下降。由于价格涨速较快,市场接受度下降,过于冲高的区域已经出现“回头看”。预计本周起,各地价格和流通均将稳中偏弱。
    江苏南通、盐城、东台、大丰、淮安、宿迁等地,晚稻收割仍在继续,受降雨影响,冬小麦播种仍需要10天时间,目前大豆处于零星收购状态,市场流通多以库存豆源为主。面对当前高昂的豆价,部分收购商产生“落袋为安”心理;还有一些存豆较多的网点,报价较高,“大乳白”纯度较低,报价却在7400~7500元/吨之间,市场在逐渐寻求其他替代;“翠扇”“腐豆”类优质手工豆主流装车报价高达7360~7400元/吨;“黑脐王”与去年截然不同,因部分地区降雨偏多,质量不同价差较大,主流装车价7100~7300元/吨。北部的徐州市睢宁、沛县和贾汪区以“杂豆”为主,主流装车价6900~7000元/吨,目前收购和流通均不多。
    河南、安徽、山东产区豆源总体上不像江苏和湖北,有价格和品种区别,属同类豆源,仅存在筛选和蛋白含量差异。目前,河南许昌、周口、漯河优质类商品豆主流装车价6760~6840元/吨;部分前期高水分豆晾晒后或筛选设备简陋的商品豆,装车价多在6660~6700元/吨。
    安徽阜阳太和大型商户库存较多,商户之间豆源质量和水分差异明显,装车价6760~6840元/吨;亳州利辛装车    价6760~6800元/吨;涡阳闸北6900~6960元/吨;淮北收购价高达7000~7040元/吨,其豆源多来自外围地区,因是前期收购商之间哄抬价格时收购的豆源,其现行收购价与卖出价相同,市场也难以接受。毗邻的宿州受淮北价格影响,上周主流装车价全面上调,为6840~6940元/吨。
    山东产区的鱼台、金乡、嘉祥、菏泽、梁山、东营、利津等地大豆价格基本持平,装车价上涨6840~6900元/吨。目前,鲁、豫、皖各地区收购量较少,因大多“主劳力”外出务工,该卖的已经在收割后当即卖出,没卖的依然待价。
    湖北豆区早熟品种价格变化不明显,仍视雨前、雨后和人工、机收豆源的不同,装车价在7200~7500元/吨;“冀豆12”装车价有单比重和双比重区分,主流价格为7200~7300元/吨,晚熟中黄类商品豆高达6900~7040元/吨。目前江汉平原最晚一批豆源“九月寒”全面收获结束,各地收购入仓货源水分偏高,装车价为6900~7000元/吨。
    关内各产区价格已经进入历史高点,流通已经不及前期,销区补库开始下降,现行价格在短期内将稳中趋弱。各地跑得快的“骏马”已经明显“歇蹄”。建议高库存的商户尽可能适当让利于市场,让豆源合理转化。
    刚需缓解现观望
    销区“仰视”待“动向”
    南北产区的现行大豆价格全面背离市场售价,各地较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中,大型商户已充分补给了较多豆源,正常情况下足够一两个月的消化。而市县级中小经营主体,除“塞”足了加工网点短期用量外,还有一定数量的库存。
    近期蔬菜价格暴涨,令豆制品消耗比常年同期大幅提升。南北产区经历本轮大范围雨雪降温之后,豆制品加工量和需求量均将继续增加,但需要时间消耗。因此,近期内销区市场只是根据销售状况,循环增补不同的短缺品种,集中入市已经结束,许多大户陷入观望,等待产区的下调动向。
    近期产区价格大幅上涨,也是由于各类进口大豆短缺,此时美湾新季大豆正在海上运输中,预计11月底会有新豆抵达我国部分港口,通关后需到12月中旬才会有流通。非转基因类新季豆源只有乌克兰产,最早或在2022年1月初进入国内,而加拿大新豆进入国内需在2022年2月份。
    需求终端都在期待,但为时尚早。现在能够流通的仅有少量美湾和乌拉圭陈豆,由于国产大豆价格涨幅较大,各地陈豆净粮装车价达到历史高位。乌拉圭豆装车价5640~5700元/吨,美湾豆装车价5760~5840元/吨,仍有客户高价承接。
    鉴于上述情况,市场虽在等待进口大豆,但遥不可及。冬季已经降临,特殊天气带来的交通不畅现象将频发,加上近期国内疫情散发,突发性因素难以预料。因此,建议销区不要持续观望,也不要过早期待进口豆替代,在南北产区价格稍有转稳时,适量补充短缺。大型加工企业更要适度建库存,国产豆大的跌幅冬季不会出现,而近期续涨也较难。增加库存不是让大家赌市,而是防止突发事件引起的道路运输困难。(原文刊登于2021年11月9日粮油市场报A03版)

<